中新網4月1日電 據美國僑報網編譯報道,每天,都會有數百名紐約亞裔居民乘坐通勤巴士來到金沙伯利恆賭場(Sands Bethlehem casino)。有人不為賭博而來,而是為了賣掉賭場提供的45美元免費券維持生活;也有人為了賭博,精打細算獲得免費券。大批亞裔顧客改變著伯利恆市(Bethlehem)。
  據“晨鐘網”(The Morning Call)30日報道,當伯利恆市金沙賭場老虎機嘩啦嘩啦的聲音響徹酒店美食街時,居住在紐約法拉盛的華裔居民翠玉麗(Yuli Cui,音譯)正在賭場里看華文報紙。
  華裔老人靠賣賭場免費券為生
  現年50歲的崔女士和朋友們坐在賭場美食街的餐桌旁,從裝飯盒的背包里拿出一個橘子。3年來,她已經往返賭場和紐約幾百次。有時候,她會在伯利恆市南部的步行街逛逛,有時候去裡海大學(Lehigh University)的書店看看書,有時她只是在金沙賭場的門口逛逛商店櫥窗。她就這樣打發著在賭場5個小時的時間,等待通勤巴士把她送回紐約。
  不過,崔女士唯一杜絕的事情就是賭博。她和丈夫從紐約坐100英里的巴士來到金沙賭場就是為了賣掉價值45美元的免費券,這些免費券是賭場發放的。對他們說,坐賭場巴士賣免費券是他們的工作,也是唯一可以找到的工作。
  崔女士說:“賣免費券每月可以賺1200美元。我在法拉盛找不到工作,這是我們唯一的收入。我們每天都來賭場。”
  崔女士只是數千名乘坐通勤巴士來到賭場的居民之一。每天,超過50輛通勤巴士從亞裔聚集的紐約法拉盛、華埠和布魯克林社區開往賭場,車票為15美元。賭場為了吸引這些社區的潛在客戶,會發放價值45美元的免費券。這就造就了賭場的“地下交易”。
  很多參與“地下交易”的人都是低收入者或流浪漢,這不失為一種維持生計的手段。另一方面,少數賭客會從類似崔女士這樣的人那裡買免費券,有時候一天買十幾張免費券。崔女士出售的免費券通常比面值低5美元。對這些賭徒來說,這樣可以減少賠付,他們也希望可以通過賭博“滿載而歸”。
  通勤巴士被擠爆 賭徒連軸轉
  賭場提供的通勤巴士每周7天從紐約運送顧客。紐約主街(Main Street)上的飛達西餅(Fay Da Bakery)白天是寬敞明亮的點心店,晚上就成了金沙賭場的巴士站點。這裡沒有售票處,不提供網絡售票,只有一名叫鮑比(Bobby)的售票員在巴士門口賣票。
  鮑比很忙碌,所有訂票事宜都是靠電話,他的電話鈴聲就沒停過。空閑的時候,等待坐車的居民就將他圍得水泄不通。他用普通話告訴想要買票的人,巴士已經滿了。不過,這些人並不想放棄,他們希望有些買票的人誤車或退票。
  擁擠的巴士對華裔福建籍移民金東碧(Dongbi Jin,音譯)並不是大問題。每天早上8時15分,這位60歲的華裔老人帶上45美元的賭場免費券,搭上最早一班前往賭場。金先生從來不會賣掉自己的免費券,他都是用來自己玩。下午時分,他會搭5時15時的巴士回紐約。
  下了巴士,他會抓緊時間吃晚飯,隨後匆匆忙忙地趕下午7時的巴士返回金沙賭場。晚間,他會再玩45美元的賭場免費券,搭乘凌晨4點的巴士回紐約。
  “我挺喜歡賭博,也許太過喜歡了。”他說。第二天早上8點,金東碧開始重覆的循環。
  賭場的主流客戶:亞裔居民
  在伯利恆市,亞裔人口只占總人口的2.9%,然而賭場顧客中亞裔卻占大約50%。大多亞裔顧客都是乘坐巴士來賭博的。
  毫不誇張地說,當地居民每天都可以感覺到城市的改變,但凡事都有正反面。亞裔成為賭場大客戶的同時,對亞裔的批評也不少。在社交網上,常常有人抱怨亞裔坐通勤巴士打呼,隨便在野餐桌上睡覺,甚至有人脫了鞋,隨便鋪上報紙或硬紙卡就席地而坐。
  伯利恆市居民米歇爾·萊德(MicheleRyder)說,金沙賭場有社會義務和這些乘坐巴士的賭客交涉,解決問題。萊德特別註意那些閑逛的顧客,她經常看見這些顧客亂扔報紙、剩飯和瓶瓶罐罐。
  不過,伯利恆市警方則表示,關於亞裔顧客的投訴電話很少,大多投訴電話的都是關於閑逛和亂扔垃圾的人。當地一些房主發現陌生人在自家的院子里採摘蔬菜,或躺在門廊的椅子上。警方表示,這些游客可能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闖進私人房產。(王青)  (原標題:美華裔老人靠賣賭場免費券為生 通勤巴士被擠爆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裝潢

tw78twat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